你认为可可西里无人区黄某遗物地是死亡时的第一现场吗?为什么?

百姓茶馆用户百姓茶馆

在可可西里无人区发现的失联女大学生遗物之地点,很可能不是她死亡第一现场!理由是:

1、从蓝天救援队反馈的画面来看,遗物没有沾染血迹。

遗物完好无损无血迹,没有完整的尸体,只有少量遗骸,而遗物不染血迹,这绝对是不可能发生的事。那只有一个可能,这不是死亡时第一现场,而是伪造的现场,或许是犯罪团伙得知蓝天救援队搜寻消息后,故意从另一个方向在远处伪造的。

2、一瓶没有喝完的矿泉水,一个没有撑开的帐篷。

蓝天救援队大规模地进行地毯式搜寻,没有提到别处有可疑的饮料瓶。蓝天救援队用了近7天时间才到达遗物发现地,可以推测黄雨蒙至少也需要7天时间才能到达此地点,她不可能靠半瓶矿泉水生存7天,更何况此地天气恶劣,狼群出没。她不可能背着一个帐篷,在沼泽满地的戈壁荒野里步走这么远的路,绝对不会有那么充足的体力让她支撑到此地。

3、黄雨蒙是一个非常阳光、性格开朗、爱笑的一个女大学生。他不可能会轻生,也没有什么理由让她去轻生!她不可能不知道可可西里的危险!她不可能去一个充满危险的地点去旅游。独自一人去可可西里无人区不属于旅游,而是冒险,这些不符合她的性格和智商,更不符合她的出行目的。

综合以上,百姓茶馆认为黄雨蒙的遗物之地点不应是第一现场,而是伪造的现场。送她到可可西里无人区方向的出租车司机说她和他讨价还价,还带了帐篷,是否故意设了个局?

百姓茶馆希望此案的真相早日水落石出,如果她是被害,一定要严惩凶手,以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一言说世界用户一言说世界

其实,黄雨蒙不一定是在可可西里死的,但是,要伪造现场,也绝非易事。

其一,黄雨蒙去可可西里之前,跟别人说了,这背后就有可能有人看她是一个小姑娘,还很漂亮,而后算计她。她可能不是只跟出租车司机一个人说了。既然她跟出租车司机都能说。

甚至不排除她手机早被不怀好意的人监听了。知道她下一步去哪里,看什么时候有可乘之机。

其二,被盯上之后,有人开始想办法算计她,算计她一个人很简单,在可可西里这种地方作案非常符合条件。

因为太容易躲开监控和利用野生动物消除作案痕迹了。

其三,她进入可可西里后,被算计,失去生命,作案者将她的尸体移动到了哪里,并且伪造了现场。

这里面有一个疑问,就是如果作案者到了哪里,作案者是怎么从哪里出来的?

其实,这没什么疑问,因为如果有人要预谋作案,可能是用导航,即便是没有导航,可能也可以利用一种事先设定好的路线返回,但是,返回后,消除了路线标记。

黄雨蒙显然并没有做路标。

但是,即便是有人作案,也是很难发现。

所以,奉劝尤其是女生,不要独自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否则,即便是被算计了,都没人知道。

夹缝中的咏叹调用户夹缝中的咏叹调

一个美丽的影子悄然离去,而许多的悬疑,留在了悲情的阴影之中,让人去思索,去解密。

没有亲历案件现场,实际上,应该没有发言的权利,就问答提出的这一问题,只可以猜测一下,很难说有多么把握的准确性和借鉴性。

可可西里无人区,本身就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神秘之地,逝者是怎么样来到此处的?相伴的人是谁?有几个?这几个人的社会背景是什么?或许是揭秘此案的导向图。因而,在此案不曾尘埃落定前,即不能认定为自杀,也不能排除他杀……

综上所述,黄某的死亡地,到底是不是第一现场,还有待商榷,需要警方调查取证,拿出足够的证据,给社会一个明确交代,任何人都切忌,勿加狂论。


8090游戏迷用户8090游戏迷

女大学生黄某在可可西里无人区被发现,事发地只留下了部分遗物和遗骨,这肯定就是事发第一现场,没有其他可能,我的理由如下。

女孩死因推测

首先这是无人区,在这种地方过夜可以说是根本遇不到其他人的,更不会有人找这种地方实施抢劫等行为,据警方调查,女孩黄某是抱着轻生的念头独自走来此地的,现场遗物上没有发现血迹和争斗挣扎迹象,至于女孩遗骸没有穿衣物,警方推测女孩当日服下了安眠药,夜间的无人区夜晚寒冷如冬,冻死的人在死前都会有这样的行为,感知会出现异常,此时不觉得冷反而会觉得热,所以才把衣服脱了,至于尸体不完整,应该是遇到了无人区的野狼吧,遗体被野狼分食,但死亡原因应该是冻死的。

事发现场并无迁移可能

女孩死前曾服下大量安眠药,此后应该是陷入昏迷的状态,这种状态是没有自行走动的可能的,从脱衣行为来看,脱衣时已经快被冻死,死后遗骨和遗物有距离偏差,应该是被野狼分食期间叼走,并无其他人类参与的可能,夜晚的无人区也只有轻生的人才敢逗留了吧,一般人都很清楚无人区的可怕,更不敢夜宿此地,高原反应,昼夜温差,再加上猛兽出没。

不建议大家自行远足

据事后警方调查,女孩之前已经有过自行远足的经历,黄某曾在大三时候就独自前往非洲丛林远足,作为一个文艺女青年,喜欢探索,冒险,超越自我,感受大自然,殊不知这种行为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危险,即使这次没有抱着轻生目的,无人区逗留也是危险重重,自己一个人远足而且是穷游,这种行为真的不可取。

青骊用户青骊

判断一个在无人区失联的女孩是轻生还是他杀,是需要完整可信、关联度极强的证据链条的,这也是大众对警方在通报中给出的“排除他杀”的描述感到怀疑的理由之一。当然,我们的警方肯定是在经过大量的搜寻工作和调查取证之后,才给出了这样的结论,之所以没有公开更多的细节,大概是这些信息真的不能透露。只不过如此一来,就势必会引起人们对案件的猜测了。


1-黄同学失联之前的最后一点线索,是在7月13号的时候路过格尔木市南山口检查站,在这里登记了身份证信息,此后,再没有任何的线索,直到7月30号在可可西里的无人区被找到。

但是,之前的信息显示,黄同学在7月8号上午8点从格尔木坐上了往索南达杰保护站去的出租车,12点到达保护站;而从格尔木去索南达杰保护站,就必然会经过南山口检查站。


这两点信息,就意味着,她8号去了保护站之后,又从保护站原路返回到了南山口或者是格尔木。返回的时间,是10号到13号之间的某一天,不过具体是哪一天,不得而知。返回之后,她在13号再一次乘坐车辆往南而去,路过南山口。


这样一来,就能解释的通为什么会在7月13号在南山口检查站查到黄同学的身份信息了。


于是,问题就来了,黄同学在7月8号第一次去了无人区之后,肯定是又返回来了。那么她返回之后住在哪了,是跟谁、坐什么车返回的,她返回的目的又是什么,是回去买补给,还是回去休整?这些,不可能没有留下一丁点儿的线索。这些线索,调查过程中全部都核实了吗?


2-上面我说了,黄同学在7月13号这一天再次乘坐车辆往南而去,路过南山口。我说的是往南而去,而不是说往无人区而去,因为在这之后,没有她的行程轨迹。虽然在7月30号这一天是在无人区发现她的人体骨骼的,但是这并不能直接说明她第二次去的地方就是无人区。



这也就是参与搜救任务的青海省海西州蓝天救援中心的理事长告诉记者说,他们是花了4天时间,搜索了将近2000平方公里的面积才找到黄同学,因为黄同学的信息是从南山口开始消失的,他们就只能以南山口为起点,往南开展地毯式的搜索,直到在清水河南侧发现黄雨蒙,而南山口到清水河的直线距离,差不多将近300公里,搜索的任务之重,可想而知。

最终,他们在清水河的位置发现了黄同学的证件和衣物。


所以,第二个问题就来了,黄同学8号是第一次去无人区;13号往南走(我们不知道她要去哪);30号又是在无人区发现了她的人体骨骼,这,会不会是某种巧合呢(你们仔细想想我这句话的意思)?

如果她第二次往南也是奔着无人区去的话,那么又为什么要再去无人区呢?难道第一次去是为了探路?


综上,这些疑问串联起来,我们连她为什么会去无人区都不知道,又怎么能够判定无人区是她死亡的第一现场呢?

老狼217766506用户老狼217766506

他杀,没有支持自杀站得住的理由。自杀不需要负重带帐篷,而且一定会留下只言片语给父母或朋友道出厌世的理由,会体现在不同的渠道。还有什么冻死的人会有脱衣的下意识表现,纯属胡说八道。对于有自杀目意识的人来说,绝对不会。想冻死的人一定会是蜷缩和衣而死。脱衣而死的,一定是求生欲望强烈的人,大脑始终处于努力清醒抗衡低温状态,最后才会出现假热脱衣面带微笑而死。现场如果骨架舒展,衣物没有破损血渍。一定不是第一现场。如果想自杀回归自然,那衣物一定是破碎的,骨架冷冻后一定是蜷缩或半蜷缩。

衡阳邓阿姨用户衡阳邓阿姨

我认为可可西里无人区黄某遗物地是死亡时第一现场。

一.可可西里恶劣环境使得他杀可能性变得微乎其微

可可西里是人类生命的禁区,因此可以排除人为的他杀现象。众所周知,可可西里无人区位于青藏高原,海拔非常的高,空气稀薄,极度的缺氧。不仅如此,昼夜温差非常的大,晚上温度低到零下几十摄氏度。在这样一种恶劣的环境下,人类想要短暂的存活非常的困难。

这种恶劣环境去追杀一个独自走向可可西里无人区的小女孩,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并且可可西里无人区有大型的野兽出没,这时候,那些想要杀害小女孩的人更加不可能肆意的进出可可西里无人区。

二.黄某遗物完整

警方在发现黄某尸骸的时候,她的衣物是保持完整的。这就说明她在此之前并没有和他人发生过打斗。因为如果和他人发生打斗的话,衣物一定会被撕扯,可是现在她的衣物保持的如此的完整,并且连血迹都没有,这说明她在死之前没有经历过任何暴力的打斗。

三.死亡之后野兽啃食也没有把她和衣物分开

黄某在冻死之前出于自我保护,自己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在死亡之后,黄某的尸骸只剩下了一堆干骨,说明了有野兽啃食它的尸体。但是由于她的尸骸和衣服都在一起,说明野兽并没有把他的尸骸叼走。

所以说,黄某的遗物发现地就是死亡时第一现场

有一车言用户有一车言

青海失联女大学生已经找到,可惜的是只剩下一些遗物和几根白骨,警方表示已经排除他杀。

△可可西里的动物残骸

黄同学在7月8日关闭手机后,身份信息最后一次出现在7月13日的南山口检查站。虽然8号到13号,女孩关闭了手机(尚且不知关闭手机的原因是什么),但她这段时间的具体行程有相关证据和人员佐证。而南山口检查站距离发现女孩的清水河南侧无人区尚有一段距离,女孩只能是沿着公路包车或搭车,然后半路下车徒步到达遇难地点。

既然警方已经排除他杀,那么黄同学有没有可能是自杀呢?在笔者看来,没有可能!

首先黄同学确实是因为毕业问题心情烦闷,所以只身一人前往青海可可西里舒缓心情,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有轻生念头。原因有三:第一,如果她有轻生念头,用得着千里迢迢跑到可可西里吗?第二,她在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说到,她已经游遍了格尔木周边的景点,并且还买了一大堆特产带给家人。第三,她乘坐出租车从市区抵达可可西里时,特意带了帐篷、食物等装备,下车时还跟司机杀了杀价格。如果黄同学要轻生的话,还有必要做这些吗?

排除他杀,排除自杀,或许黄同学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大自然的力量,先是被冻死,继而被野兽啃食。

大三时,黄同学有独闯非洲的经历,她的朋友也曾说过“她是那种做什么事情都不怕的人!”很显然,黄同学可能真的是来放松心情、挑战自我的,只是没料到可可西里的自然环境如此恶劣。低海拔的人突然来到高海拔地区,就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比如头痛、气短、乏力、睡不着觉等,严重的话会出现急性肺水肿和脑水肿,进而造成脑昏迷。再加上可可西里早晚温差极大,昏迷后,这里的高寒缺氧低温环境就会加速人的死亡。

救援人员表示,没有在黄同学的随身衣物等遗物上发现血迹,说明她在冻死后的几天内尸体还是完整的,只是全身血液都凝固了。尸体暴露在可可西里,这里有很多野兽经常出没,包括狼群、棕熊、雪豹、秃鹫等食肉动物,继而啃食尸体,撕咬背包等等,这也是为什么她的帐篷被撕裂,身份证、学生证等物品散落一地的原因。

不知道黄同学是不是看过关于徒步穿越无人区的书籍,可能她想证明自己,或者想磨炼自己的意志,可惜她高估了自己的野外生存能力,低估了大自然的残酷,最终酿成一起无法挽回的悲剧。希望大家不要被无人区的美景以及一些鸡汤文章所吸引,然后脑袋一热就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看淡生活百态用户看淡生活百态

可可西里遇难大学生,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到底发现她遗物的现场,是不是第一现场?这个问题还有待进一步推敲。

可可西里地处无人区,没有摄像头,没有相关可以查找的资料,所以很难发现更为有利的线索。

但是,可可西里遇难女孩儿的衣服上没有血迹,这说明她在那个无人区,没有遭遇野兽的攻击。但并不能说明他没有受到别人的谋害。万一犯罪分子先把他的衣物,脱下来扔掉,然后再对他进行伤害,让他窒息死亡,这样她的衣服也不会有血迹的。当然这是一种猜测,但是这也是有可能的。

我觉得目前最重要的是查看黄某的手机通话记录。她约了出租车,肯定和出租车有过通话记录,或者她有没有留下出租车司机的电话号码?如果黄某的手机里留有出租车司机的电话号码,单凭这件事儿,就能证明女孩儿不是去自杀的。

我们重新来看一下这个最大的疑点。

救援队在搜寻了七天之后,才发现一瓶矿泉水。救援队的救援人员,进行的是地毯式的搜寻,一路上没有发现别的东西,他们行走了七天之后,只发现一瓶矿泉水。那么,这个女孩儿是如何用一瓶矿泉水走了7天呢?也就是救援队用七天的时间走到那里,女孩儿也一定是用七天的时间走到那里的。只靠一瓶矿泉水,恐怕不能维持七天的生命,再说高原缺氧,不吃任何东西,只靠一瓶矿泉水,怎么可能维持七天的生命呢?再说,矿泉水瓶里还有半瓶没喝完,这些都让人费解,这半瓶没喝完的矿泉水又说明什么呢?或许在女孩刚刚喝了半瓶矿泉水的时候,那时候她就遇害了,所以没有机会喝后半瓶矿泉水了。

我们再来分析另外一个疑点。

如果黄某去西西可里自杀,那她为什么还要带上帐篷呢?有带上帐篷自杀的人吗?再说一路上,黄某非常阳光,很开心的发朋友圈。炫耀她这次旅行的见闻,从这些迹象表明,她很开心这次旅行,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个将要自杀的女孩儿。她一路上买了很多自己喜爱的物品。一个女孩儿如果真的想要去自杀,根本没有心思去买那些东西。

花季少女又是大学生。而且从她的照片来看,长相甜美,一脸的稚气。有大好的前途,她有什么生活压力呢?从她照片儿充满阳光和天真的神情来看,她根本不是一个患有抑郁症的人。身上有安眠药,可能她睡眠不太好吧,想用安眠药来帮助睡眠吧。

一瓶没有喝完的矿泉水,一个没有撑开的帐篷,这个没有撑开的帐篷又说明什么了呢?七天之中,这个女孩儿没有打开这个帐篷,那么她是怎样休息的呢?

蓝天救援队大规模地进行地毯式搜寻,没有提到别处有可疑的饮料瓶。蓝天救援队用了近7天时间才到达遗物发现地,更何况此地天气恶劣,狼群出没。她不可能背着一个帐篷,在沼泽满地的戈壁荒野里步走这么远的路,绝对不会有那么充足的体力让她支撑到此地。

以上这些疑点可以看出,西西可里无人区的遇害女孩,她的遗物地应该不是第一现场。

遇见梓桐用户遇见梓桐

黄某被发现遗物的地方不管是不是死亡第一现场,都疑点重重。



首先, 7月7日,黄某从格尔木搭乘单程出租车到可可西里,这中间需要4个小时的车程。

我们从卫星云图看这两地之间需经过昆仑山垭口,从格尔木到昆仑山垭口是一段无人区的盘山公路。



出租车司机送一个单身少女进入无人区,而且是单程,他肯定要预估自己这一来一去8小时的成本,因为返程99%的概率是接不到乘客的。

一名大四学生不管她去无人区的目的何在,其经济肯定不会宽裕到哪去,所以才会出现司机说黄某有向他砍价的情况。



其次,7月8日,黄某的手机关机,7月9日,其学校辅导员报警其失联,但7月13日其身份信息出现在西藏乃吉沟检查站。

在可可西里无人区,黄某只带了一个简易的帐篷,没有投宿信息。那她如何独自一人在荒无人烟、野兽经常出没的无人区度过5天5夜的时间?



无人区都是耐寒耐旱的矮灌木丛,紫外线直射无遮挡,白天地表温度很高,徒步的话,就算全身包裹严实,也很容易脱水。

晚上,她一个单身女孩,怎么避开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狼、狗熊、野生藏獒等凶猛野兽?更别说太阳下山后气温骤降,她单薄的行李是通过什么御寒的?



最后,8月1日警方通报,黄某的遗物于7月30日在可可西里清水河南侧无人区相继发现,并在现场发现人体骨骼组织。

遗物中,有黄某的学生证、身份证、衣物、简易帐篷、食物和1瓶未喝完的纯净水,但没有说明是否找到其手机,而且遗物是相继发现,说明遗物并不在同一个地点。



最主要的是现场没有血迹,黄某的衣物上也未出现血迹,有人说这是死前的反脱衣现象造成的。

我查过相关资料,人在遇到寒冷又无法御寒的情况下,确实会出现人体调节失衡身体发热的错觉。

但这种概率只有25%,黄某就一定是出现了反脱衣现象吗?



结语:

这一重重的疑点,我们无法解开,警方后续是否会有新的侦查点出现,我们无从知道。

但我们知道的是可可西里无人区真的危险重重,在不了解当地环境的情况下,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都不要只身犯险。



哪怕是想轻生,在那个荒无人烟、野兽出没的地方,后悔都没有机会。

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在生死面前,其他真的都只是擦伤。生命不只属于自己,请爱人也请爱己。

猜你喜欢

HOTRANK